中年 – 轉變的契機點

中年 – 轉變的契機點


20世紀有兩個偉大的社會發展:(1) 平均壽命的延長;(2) 每個人都有成功及創造人生的機會。根據國內主計處定義,我們的平均餘命為80.2歲,餘命的延長代表壽命延長,也代表工作壽命得延長或我們有更多機會的可能性。


假若我們將人生分為兩大部分:人生上半場與人生下半場, 中年則是銜接這人生過程中重要的階段。榮格對人生上半場認為,主要處理的課題是身體的成熟及社會的適應;而人生下半場,則是由心靈與文化的發展和目標所主宰;雖然發展在上半場就發生了,但對意義言,發展應該是在成年期甚至是中年之後才發生。因此,中年可以說是自性和第二人生的轉折點與起跑點。


越來越多的學者與研究對人生旅程也有相似的看法,工作與家庭像兩個巨大力量,把人生朝兩個相反方向拉去:人生上半場著重是得到、獲取、學習與賺取的目標,所以大部分的人著重在求學、工作、成家、賺錢以達成上半場的目的;而下半場則不僅是為目前而活,還要把我們心中有創造性、有能力的種子發揮出來。因此下半場,我們開始在找我是誰,如何維繫有意義而正確的日常生活及人際關係。C型人生,說明人類如何從以前的線性模式-出生、受教育、結婚、生子、退休到死亡前,進到更有彈性的C型人生。意思是,人不再受年齡的限制,人的一生不再只是一份工作,每個人可以在不同時點中斷職業,或者開始一份新工作,重回職場,休長假,中年當菜鳥,再造自我等等。安可職涯中也提到中年轉職者,希望找到同時可以滿足三個 P (Purpose, Passion, and Paycheck) 的理想工作,也就是生命目標、工作熱情與工作收入。相對以往對生涯的認知,安可職涯始於是個不斷以新觀點、新優先事項塑造時期,打造服務人群又能賺取收入的職業生活,尋求充滿意義、同時在某種程度上,也象徵超越自我,以迎接四十後的人生。


以往許多有關生涯發展的論述中,中年常形容為生命中的一個轉換期,「中年危機」這個詞的產生也說明了,以往由青年邁入老年的過度期,因為每個人在此階段中的適應結果有很大的個別差異,所以在生理、心理和社會等層面的調適上往往需要面臨新的考驗和衝擊。現今又因為壽命延長,社會變遷的快速,添加一些自願或非自願的元素,對於中年所遇到的危機更是多變萬化,對中年人而言,生理、心理和社會等層面的調適上更是需特別關注。在中年裏,我們或已完成某些任務,也許可能需要重新回顧並評估從出生到目前為止,在生命的旅程中完成了什麼?還有甚麼還未完成?或中年對未來的茫然,所以當可以再次回到自己身上,找到往前走的力量。因此對中年而言,了解在生涯上自我意義追尋,實則可以提供身心更安頓的力量。


中年屬於全人發展的中期,有自己社會規範、角色、機會與挑戰,是一個承先啟後的重要階段。一方面,中年需承擔家庭、婚姻、工作多重角色與責任;另一方面,中年也面臨工作、身體健康、自我限制,無法掌控感,以及未來人生目標不確定性,或可能的機會與挑戰。所以在這個階段人們一方面有供養下一代責任,承先啟後,重點從自己轉移到下一代,若沒有產生生產力,可能會導致停止或陷落個人承擔的議題,這就到了停滯期。如果生命中的所有階段都以正面的加以處理,則接近生命終點的熟年成人將會接受他自己,成為自己想要的人。所以在中年期如何維持生產力,而可以到老年期之統整,扮演相當重要角色。


生命如同一首進行曲,起承轉合;中年,意味著人生旅程中的一半,往往扮演著承先啟後的重要角色;但中年,卻可能是會被忽略的一個時期,因為人記得往前的衝刺,很自然地一路下來,直至老年,很少機會駐足看看自己要甚麼?一生好像就這麼理所當然的走著。因此在一生的中場時間,也許是一個轉身回顧自己,追尋自我的最好時刻。身為中年的你,給自己一個機會好好整理過去,為自己人生第二樂章編寫出動人樂章而準備!


回列表